晚青历历

【Merthur】两千年

几年前写的一点小片段,今天偶然翻到,又往后写了几个字。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完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时间到了,于是我去接他。

他从水中爬出来,身上的锁子甲湿淋淋地,一定很重,在他面前,我又变回了两千年前的那个笨手笨脚的男仆,想从包里找块毛巾给他擦水。然后想起来,他已经知道了我的魔法。于是我念了句咒语,他的衣服瞬间就干了。
他挺新奇地看着我:“魔法——还挺好用的嘛。”

“我睡了多久?起码得有好几年了吧?卡梅洛特现在怎么样——”
“亚瑟——”
“——我不在的这几年,格温治理得好吗?该死,可千万别告诉我卡梅洛特已经被吞并了。其他人呢?都还好吗?梅林,你这是什么表情?”
天啊,我的亚瑟,我要怎么告诉你,自从你远离在阿瓦隆,这世上已经过了两千年了?
格温治理得很好,国家欣欣向荣。高文莱昂他们都很好,身体健康,有时候我们还一起喝个酒。他们都已经结婚了,生了好几个小孩子。格温没有改嫁,一直思念着你。
你还要继续往下听吗?My King Arthur.
我参加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葬礼。帕德里克是骑士中最早走的,一次战争中他受了很严重的伤。那场仗我们打赢了,得到了一大片土地。莱昂是第二个走的,死于一次魔法侵袭。都是我的错。其他人都是正常老死,高文是最后走的。他其实一直觉得你会回来,只有他和我在等你。格温临死前写下诏书,传位给了你的一个侄子。那小伙子很争气,卡梅洛特又兴旺了很久。
可是My King Arthur,这都是两千年前的事情了。

两千年来我变了很多,我知道。
他脸上显出一点迷茫:“梅林,我觉得我好像不认识你了。我真的走了很久吗?”
他连那迷茫也是天真的。

他笑着过来,揪住我下巴上的胡子:“梅林,你干嘛还要装老人?我看着觉得好别扭,就不能变回来吗?”
我把他的手挪开,理理胡子。两千年不是一下子就过去的,我不死,可我会变老。
可他还是个青年模样,两千年对他来说不过是一觉之间。我不禁有点嫉妒他。

我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释,但是虽然过去我常骂他菜头,但我同时也深知他的聪慧。我们没法在湖边呆太久,我只能带他回到我暂居的小镇。一步步走出那座湖泊的寂静与深邃,两千年时间的魔法呈现眼前。他越来越沉默,我想他已经明白了大半。
我设想过一千万次这场重逢,但它真的来临,我几乎是惧怕的。即使两千年,我没有变成一个完美的成熟的人,我已经见过了太多东西,明白了太多事情,可是我面对他仍然不知所措。
是我把他从那座湖泊带出来,我几乎感到愧疚。我是看着两千年一点点过去,等待漫长到几乎被我遗忘。我看着世界改变,也让世界改变我。可对他而言这只是睡梦中的一瞬。对他而言,时间是静止的。他该如何自处呢,这世上早已没有他的位置。
我惴惴不安地等着他开口责问,可傍晚我们回到我暂居的地方,上楼梯时他跟在我后面突兀地开口。
“过了多少年了?”
我几乎想要骗他,但我只能说实话,我不能在这种时候还对他有欺瞒和谎言。
“两千多年吧。”
他默不作声。我有点理解他。两千年太长了,已经超出几十岁寿命的人类的想象范围。其实我自己都无法想象,可是时间就这么发生了。
“你一直都是,一个人?”他问得艰难。我的心却狠狠颤了一下。
“差不多吧。”我说,“不过我总能有新朋友。”
我掏出钥匙开门,进门的时候我回身看见他正看着我,他眼里是无法掩饰的难过。我很快意识到,那难过是为了我。
那一刻我被彻头彻尾地击碎了。我这才真切地感受到,他就在我眼前。是的,时间过了两千年,世界被新的人占有,亚瑟王沦为传说,早已没了过往荣光的位置。可他站在我面前,几近悲天悯人的眼神,我清清楚楚地知道,他仍然是王。

评论

热度(14)